beat365官方app下载手机登录

谭纵波:资源定价的旅游小镇开发建设——泸沽湖风景区规划案例

  以“资源定价的旅游小镇开发建设——泸沽湖风景区规划案例”为题作报告,探索了如何能让我国旅游发展从依赖有限的自然资源、历史文化资源中跳出来,建立不同的旅游服务层级以接待不同的游客的发展方式。

  从丽江到泸沽湖直线公里,而且路非常不好走。规划范围167.6平方公里,横跨了云南和四川两个省,大部分在云南,北边还有一部分在四川,大约100多平方公里。

  整个景区的范围不是很大,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泸沽湖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里面有摩梭人。摩梭人并不是一个单独的民族,而是被归到纳西族里。当地大概1.7万人里,有约40%是摩梭人,他们还维持了一部分传统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这就是我们面对的主要对象。当地原本有一定的旅游基础,只是这个旅游基础和临近的玉龙雪山和丽江相比较而言,游客的数量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说明什么?说明它一方面基础比较弱,另一方面有很强的旅游开发潜力。

  但是这里问题就出现了,它有两大非常珍贵的资源,但这两大珍贵的资源都非常脆弱。一是泸沽湖本身,它是一个高山湖泊,平均深约40米,最深处约90米。当地年降水量在一千毫米左右,但是它的蒸发量也有700毫米,所以水体的交换速度是非常慢的,我们大致做了一下测算,水体每交换一次要30到50年,也就是说一旦污染,几乎没有挽回的希望。我们知道滇池就是这样一个反例,治理了很多年还是没有治好。所以说这里不允许被污染,没有先污染、后治理的机会。

  二是摩梭人,他们最主要的核心是他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尤其是社会组织方式,具体一点就是他们的家庭组织方式是母系社会。但是现在被外界炒作成走婚,把这种婚姻形式变成一种猎奇的对象,这是非常不可取的。还有当地宣传里有一些口号我本人也是不认同的,或者认为这种宣传是有问题的。比如说宣传泸沽湖为摩梭族女儿国,其实并不是女儿国,女性和男性是一样多的,只是女性在家庭里面、在经济支配上起主导地位,仅此而已。他们的婚姻形式都是派生出来的,是完全依附于财产的传承和家庭组织关系之上的。他们的传统能够维持到今天非常不容易,非常脆弱。特别是最近几十年,包括计划生育政策在内,影响很大。

  旅游开发给泸沽湖本身和摩梭人的生活方式这两方面都带来了严重的现实的冲击。比如说有很多资源分配按户来分配,而摩梭人通常是一个大家庭,小则八九口人,多则三十多人。因为资源按户分,他们纷纷成立小家庭,再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结婚登记等因素的影响,她们现在小家庭化倾向非常严重。另一个现在我们能够看到的房子全部不是原来的村落,都是为了旅游开发新建在泸沽湖旁的,没有任何的污水处理设施,虽然现在正在修一条污水截留管,但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情况。

  第一,保护是第一位的,要秉承保护优先、空间拓展的原则。这两个重要的资源如果不保护下来,就像说不管后面有多少零,前面没有那个“一”一样都是没有用的。“一”就是这两个资源。

  第二就是空间实在太小,他们只有几千人,湖面只有几十平方公里,容纳不了这么多游客,不能按照一种比较粗放的方式开展旅游活动,怎么办?我们就要想办法拓展空间,决定采取分层接待、资源定价的方式。现在好像只要买一张门票大家就都一样,无论消费多少都是一样的,这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规律。我们希望能够按照资源去划定不同的接待方式。来者都是客,但是根据不同的消费,参观游览的项目是不一样的。

  第三就是利益共享、协同管理。对于当地村民来讲,现状分配很不均衡,靠湖边盖一栋房子马上每年几十万、上百万的收入就有了,但是不靠湖边的摩梭人家庭一分钱没有,只能到湖边来打工。怎么去分配这件事情?这实际上是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核心。

  像照相机这种产品的定位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规律,就是旗舰品种一定是卖的最贵的,把所有能够用的开发技术全部投上去,但是它的销量一定是最少的。因为他所面对的是很单一的、专业的、很窄的客户群。如果只面向这个客户群的话没法赚钱,肯定会赔本,很快就会破产。那他们采取的办法是什么?就是逐级下放技术。最赚钱的往往是最便宜、销量最大,可以靠它赚钱,因为它不需要重新开发技术,依托已有的技术逐步下放就可以赚大钱,这是这一类产品定价的共通特点。我们由此得到启发,就是好的资源面对的永远是小众,对大众怎么办?对大众就是我告诉你这不是原生的,但是八九不离十,你用比较小的代价就可以看,但是可能没法体验。你说去没去过泸沽湖?去过了。知道不知道摩梭人的生活习惯是怎么样的?也知道。我们展示、表演给你看,告诉你是这样的。当然还有位于中间的层次,大概我们讲到这各位就比较理解是怎么回事了。

  我们在这个主要的设计思路基础上,从资源保护、旅游开发、利益共享和管理协同这四个方面做了21个策略。我把最主要的逻辑和图给大家看一下。

  首先是资源评价,之后划出不同的保护区,划完保护区以后就要考虑开发的问题,要计算游客容量。湖边能容纳多少?新建的地方,生态不那么敏感的地方能容纳多少?把这个东西落到实处就变成了规划总图,实际上就是土地利用和设施的一张图。在不同的领域里,我们提供了与摩梭文化体验、高原湖泊浏览、山地生态体验等不同环境容量、游客规模及需求相匹配的多层次旅游服务体系。

  告诉大家一个大致的思路,就是原真的东西最好不要动它。这是我们去做调研的时候看到的大家比较关心的“花楼”,其实是在院子里最不重要的位置上,对面是经堂,旁边是祖屋。对于这样的东西我们保持它,不要动,已经动了的最好冻结。

  下图是位于泸沽湖北侧的里格,这里加建了一部分房屋,我们建议他们到此为止,这部分更多的应该是保持原有的状态,顶多有少量的增加,以保持当地的生活生产模式为主,不要过度的破坏它。

  大量的游客怎么办?大量的游客我们给他们建一个中国式的“迪士尼乐园”,这个迪士尼乐园不是依据动画片来的,就靠旁边真实存在的摩梭文化和泸沽湖,但是完全新建。你说它是不是依赖?也是依赖,但它完全是新的。容纳大量的游客主要是靠这部分,是在泸沽湖之外的地方、交通更加方便的地方、环境影响更加少的地方。

  当然我们也可以选择一种在原有景观和“迪士尼乐园”两者之间的一种方式,这就是小镇。如果说原始区域是一个小镇的话,这就是第二个小镇,一个完全新建的、但是模仿摩梭传统生活方式建成的新的小镇。

  第三种,真的在湖边上,类似于水库的出水部分的下游非常审慎的建一部分高端度假区或者是度假酒店,容量要很小,我们不希望所有人都到这里去。这样大概就分成了不同的层级以接待不同的游客,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根据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来选择不同的旅游产品。

  如果没有资源,那所有的事情都无法开展,所以我们必须要把资源保护放在第一位,当然要提供必要的服务设施。确实我们的一部分旅游区域是虚构的,但这种虚构不是像流行一时的中华民族园、西游记城这些东西。我们的虚构是有空间历史事实的、有严肃内容的,只是不是原来就有的,是为了旅游而新建的。实际上是把原有的聚落功能从空间上向外拓展,来实现旅游的目标,使得这两者可以同时存在。一方面保护真的资源和历史文化,另一方面又满足旅游发展的需求。实际上是用规划设计的手段来延展自然的环境和历史文化,以此来设法摆脱资源依赖和历史文化依赖。

  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忐忑不安,唯恐哪一点犯错误。虽然这个方案最后并没有被采纳为实施项目,但是总体上来讲我们认为要多思考,要深思慎行,落笔的时候要非常谨慎。我们的规划设计作品要能够经得起同行和社会的诘问,能够对得起自己的良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刚生子就被扫地出门?与孙楠离婚12年买红妹的报复手段没谁了!

下一篇:没有了